欢迎来到哈尔滨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

团购网站雪片般倒闭的背后隐藏的死因

2019.07.16 来源: 浏览:4次

团购站雪片般倒闭的背后隐藏的死因

最近,一则关于团宝任春雷跑路的消息在各界关注下不断扩散发酵,并迅速演绎出种种天马行空的版本。直到1月30日,任春雷最终选择用正面回应的方式打破谣言:“昨天一天,直面员工;今天深圳,四处筹钱;明天团宝,被迫开放?在路上,太累、太难、太苦!”被击碎的谣言背后,暴露出的却是更加沉重的危机。作为国内第一批推广团购模式的企业,团宝沦落至此,引人注目。而过去的半年时间,近两千家团购或死亡或退出,原因何在?从在中国出现那一刻就遭遇资本疯狂追捧,从千团大战到如今的“千团陨落”,团购,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商业模式?雪片般倒闭的团购站背后,隐藏的死因究竟是什么?

一、没钱烧了 被资金耗死

目前死掉的团购站,绝大部分都是被融资难题逼死的。

团购扩张鼎盛期,国内曾约有20家团购站获得了超过7亿美元的融资,在速度和规模上均打破了互联行业以往纪录。

中国移动互联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易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新市场的培育,砸钱是一个必须的动作,砸钱对团购尤为重要。”

但成也资金,败也资金,24券的发展历程无疑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自成立伊始,24券获得上千万美元注资的消息便不时见诸媒体。截至2011年7月,24券共4次融资,并凭巨额融资跑马圈地,迅速在数千家团购站中脱颖而出。

可好景不长,2011年11月9日,上爆出24券首席运营官彭雷的一封内部邮件,披露公司面临商家结算压力,将调整员工10月份工资发放。据调整的工资发放原则,所有在职人员工资总额低于4000元的,按实际工资总数发放;高于4000元的部分为缓解现金流压力,将递延至未来3个月内陆续发放。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其外部推广平台同样存在欠款情况。据媒体报道,24券累计拖欠亿起发营销广告联盟推广费用达数百万元。

“团购作为一种新模式,融资能力是极其重要的,在发展初期,它实际上就是一个烧钱游戏。”李易表示,目前死掉的团购站,绝大部分都是被融资难题逼死的。

二、背了黑锅 被商户坑死

一旦商户给了消费者不良体验,团购站就有可能性命不保。团购站的发展离不开商户的积极配合,但现实却是,二者合作并非一帆风顺。

李易指出,团购站的低价策略势必会冲击厂家稳定的价格体系,所以大部分站只能找厂家的经销商。同时,前期为了积累用户,一些团购站甚至会通过补贴经销商的方式推出热爆团购单品以聚集人气,使得其他厂商不支持团购合作。

2011年11月,高朋推出麦当劳套餐团购活动。“仅25元!原价46元麦当劳双人超值套餐,凭电子码即可到店消费,北京所有麦当劳店通用”,引得上千人纷纷下单。几天后,麦当劳发文称其并未同高朋合作,高朋一时陷入信任危机。

同时,大多数商户在接受团购这种商业推广模式时,往往忽略了团购与传统营销的区别,商户拿出接近甚至低于成本的价格试水团购,结果发现团购往往带来的是难以想象的订单量和客流量。于是大多数商户选择了降低团购商品或服务的品质,以降低亏损。部分商户也存在参与团购的商品与正常销售商品有出入的情况。这导致参与团购的消费者将无法获得预期产品或服务的怨气,通通撒向团购站。

“悲催的团购经历。”在解放碑上班的唐小姐在花78元购买某商户的双人意式西餐后悻悻地评价道,“无论从质量、环境、服务还是卫生等方方面面与团购站的表述有很大差异,无性价比,有被骗的感觉。”

李易认为,在团购站、商户、消费者三者形成的利益链中,一旦商户给了消费者不良体验,团购站就有可能性命不保。

三、消化不良 被订单撑死

当订单排山倒海涌入,团购站却缺乏消化能力。

没有哪个商家不愿意订单多如牛毛,但对团购站而言,有时候订单太多并不一定是好事。

2月14日,窝窝团便出现瘫痪,消费者登录窝窝团,弹出的页窗口却告知“目前站访问量过大,请您稍后再试”。还有消费者团购付款后订单仍显示未付款状态,友“章鱼八八”发微博称,他在窝窝团上团购了一份情人节鲜花团购券,付款后一直都没收到账号和密码,等了1个小时后他查询发现,订单居然还处于未付款状态。

事后,窝窝团客服称系统正在升级,再加上订单太多才导致站一时瘫痪

团购网站雪片般倒闭的背后隐藏的死因

。资深媒体人石述思在做客第一视频访谈时表示,对窝窝团,此次事件仅是一个小插曲,但在整个团购业,因为订单太多被撑死的团购站不胜枚举。

“窝窝为什么没有被撑死?因为它前期已积累了用户及商家基数,在市场占有率上处于领先位置,如果是一家小团购站,早被市场抛弃了。”石述思说。

首先,一般而言,和团购站合作的商家对每天来消费的团购客户都有名额限制,消费者要用团购券去消费,就必须提前打预订。如遇上订单爆仓,连着好几天预订不到名额都是正常现象,消费者此间难免会对团购站产生厌烦情绪,最后抛弃团购站。

其次,对合作商家而言,参与团购大多都希望借团购为商品打广告,价格基本与成本价持平。如果加上给团购的返现,每一单团购商家基本都在亏钱。订单越多,商家亏得也越多,商家最终也会抛弃团购站。

石述思认为,正是因为很多中小型团购站在团购热潮中低估了团购的能量。当订单排山倒海涌入,团购站却缺乏消化能力,导致商户、消费者无法获得或如期获得之前承诺的服务而怨声载道,最终因失去信誉和业务能力而倒闭。

四、恶性竞争 被同行压死

由于恶性的竞争,不少站为了抢单,不赚钱甚至赔钱在做。

作为一个同时涌入上千家竞争者的新兴行业,挤垮竞争者成为大多数团购站曲线求存的一种手段。

这一手段借助的“武器”包括倾轧式的广告投放、过度跑马圈地等。据了解,2011年美团的广告经费达1.3亿元,糯米2亿元,满座近1亿元,团宝的广告费用更是达到了5.5亿元。同时,各大团购站在聘请代言人上也不惜血本。拉手请了国内影视界大腕葛优代言;团宝则一口气请来何润东、秦岚、于娜三位明星;满座更拉来了动漫界的哆啦A梦为其代言。

“由于恶性的竞争,不少站为了抢单,不赚钱甚至赔钱在做。而随着团购在国内普及,消费者也开始趋于理性,团购的吸引力在下降,过低的门槛,已让团购成泛滥趋势,成本大幅提高,但业务并没有大幅盈利,风投也拒绝投钱,国内的市场环境由热变冷,由冷趋寒。”李易说。

与此同时,聚美优品、秀团、俏物悄语、佳品等一系列实物类团购站的异军突起,正加速团购行业的洗牌。“未来,市场上存活的综合性团购企业将不超过10家,而一些在垂直细分领域深耕细作的团购企业有可能会逐渐崭露头角。”李易分析。

已同步至团购导航的微博

Tags:
友情链接
哈尔滨互联网